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甘肃政务 >> 政务动态

加快南向通道建设 有机衔接“一带一路”——陇桂渝黔省级党报2018全国两会特别报道

18-03-12 09:34 来源:中国甘肃网-甘肃日报 编辑:狄东阳

  原标题:加快南向通道建设有机衔接“一带一路”——陇桂渝黔省级党报2018全国两会特别报道

范鹏

  建设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是服务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西部大开发战略部署,贯彻落实中央对甘肃、广西、重庆、贵州四地发展定位的重要举措。该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为关键节点,可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州等省市,通过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进而辐射南亚、中东、大洋洲等区域;向北与中欧班列连接,利用兰渝铁路及甘肃的主要物流节点,连通中亚、南亚、欧洲等地区,通过国际合作打造有机衔接“一带一路”的复合型国际贸易物流通道。

  甘肃积极抢抓这一机遇,有效服务国家开放大局,加强与沿线地区的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发展空间得到很大拓展。全国两会期间,本报联合广西日报、重庆日报、贵州日报,共同开展主题报道,专访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为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献计献策。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范鹏:

  共建新通道拓展新空间

  甘肃日报记者 李近远 范海瑞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推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加大西部、内陆和沿边开放力度,拓展经济合作新空间。在此背景下,重庆、广西、贵州和甘肃四省区市合作共建的中新南向通道战略意义更加凸显,中新南向通道的建设也引起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范鹏说,中新南向通道建设实现了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在国内连通了西南和西北,在国际上连通了“一带”和“一路”,在亚洲连通了东南亚和中亚、西亚,不仅对渝、桂、黔、陇四省区市有重要意义,对整个国家也有重要战略意义。

  范鹏代表认为,中新南向通道是甘肃对外开放的一个新的历史机遇,具体说,甘肃的对外开放可以东进、西出、南拓、北展,南拓就是通过中新南向通道到重庆、贵州、广西,再到东南亚、印度洋,使得甘肃由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黄金段变成整个“一带一路”的黄金通道,经济地位进一步提升,通道优势进一步凸显,对外开放水平提高了一个层次。

  如何利用好中新南向通道带来的机遇?范鹏代表建议,甘肃需要进一步深入了解东南亚地区当地市场需求,更好地组织货源,例如甘肃的洋葱、马铃薯等高原夏菜以及牛羊肉等都是东南亚市场稀缺的,而东南亚的榴莲、菠萝等热带水果,在西北地区也很受欢迎,双方经贸互补性很强,合作空间巨大。

  在中新南向通道的建设方面,范鹏代表说,通道的建设不仅需要渝、桂、黔、陇四省区市紧密联动,也需要中央的大力支持。从根本讲,要实现中新南向通道的繁荣兴盛,还是要遵循市场规律,依靠市场杠杆,通道沿线四省区市需要进一步提供更多贸易便利化条件,降低物流成本,优化营商环境,减轻企业负担。四省互相支持,共同发展,西南、西北地区的对外经济合作一定会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实现高质量发展。

  甘肃省政府已于今年2月底正式下发《甘肃省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工作方案(2018—2020年)》并向社会公开,就甘肃共建中新南向通道建设工作从19个方面进行了任务分解,明确责任,确保落地。在甘肃,中新南向通道建设已经从美好蓝图转化为“施工图”,各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陈少波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陈少波:

  汇聚黄金机遇贵州乘风而行

  贵州日报记者 邹晨莹

  每日清晨,新加坡昇崧超市的员工,将一盒盒新鲜的蔬菜摆上货架。照例,有每盒150克装的荷兰豆。

  每年都有价值5000万元人民币的荷兰豆会摆上新加坡的超市和商店的货架上。而这些荷兰豆,大都来自贵州威宁。

  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项目,以通道为主轴,以合作为画笔,将一幅沿线省份携手共进的景象跃然纸上,这对于“黔货出山,黔货出国”“贵州绿色农产品泉涌”等行动和工程,具有现实意义。

  在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陈少波看来,加强对内对外开放和区域经济合作,主动参与国际国内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分工,加快推进出省出海出境通道建设,全面打通连接周边省份的省际通道,“这一点上,项目各方不谋而合。”

  南向通道,风口交汇,汇聚着贵州对外开放走向的黄金机遇。

  站在风口,视野更加开阔。

  如何推进南向通道在贵州落地实施?陈少波介绍,找痛点、摸家底、筑坦途,是贵州正在进行的努力。

  找痛点。邀请相关职能部门和部分企业代表,共同商讨贵州融入南向通道建设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摸家底。先后以实地考察和会议商讨的方式组织相关单位与贵阳南站改貌集装箱货运站、贵铁物流、商储集团和贵阳市、贵安新区进行磋商,对贵州“家底”进行考察摸排。

  筑坦途。以“一口岸,两作业区”的思路将贵州中欧班列铁路场站与南向通道建设相结合申建贵阳铁路口岸,充分发挥贵州省作为“一带一路”连接线的国际货运中转枢纽作用,打通贵州省北上南下的战略通道,将物流运输的通道优势转化为真正的经济优势。

  捕捉风口,步伐愈发铿锵。

  如何推进南向通道各方紧密合作,陈少波用三个成语来概括:雷厉风行、顺风而呼、风云际会。

  雷厉风行,诉说着对发展机遇的倍加珍惜。陈少波介绍,贵州正加快站点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渝贵铁路,已经结束物流迂回绕行的历史,可充分利用现有基础设施条件,完善口岸功能设施,尽快满足贵州符合条件的进出口企业搭乘、甩挂南向通道班列,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

  顺风而呼,蕴含着对广阔市场的无限渴求。陈少波认为组建运营平台公司势在必行。贵州将调集具备条件的各大物流及相关配套企业加入组建运营平台公司,助力南向通道商业化高效运作,并充分盘活现有资源共享共用。

  风云际会,饱含着对深度合作的殷殷厚望。“大数据已经成为贵州走向世界的一张新名片。”谈至此,陈少波看到各方在物流信息服务领域的巨大合作空间——共同打造“南向信息化通道”。

巫家世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常委、广西区委主委巫家世:

  盼将南向通道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

  广西日报记者 乔晓莹

  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的建成将使我国全境大部分区域与欧亚大陆以及东南亚、非洲形成联结,大大提高货物通行的便捷性和经济性。目前,国家发改委已将其纳入“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库,渝桂黔陇四省区市政府签署了合作共建南向通道框架协议,合作前景十分广阔。这次,住桂全国政协委员与其他省份的全国委员一道针对南向通道建设中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向大会提交联名提案,提出相关意见建议。

  作为联名提案参与者之一,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常委、广西区委主委巫家世关注到,目前,南向通道建设在国家级层面的合作平台及机制尚未建立,跨省跨国交通基础设施薄弱。

  巫家世委员说,提案中,大家建议将南向通道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即在国家层面编制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战略规划,并在国家层面成立协调领导小组,推动沿线各省区市全力参与建设等。另外,还建议,建立以北部湾为枢纽的跨省、跨境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将涪陵至柳州、泸州至遵义铁路项目等南向通道关键基础设施项目与国家“十三五”规划、“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库、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等进行衔接,并给予优先支持;将西部地区通往东南亚、南亚的边境高速公路项目纳入国家专项规划;打造北部湾港区域性国际航运中心和成渝机场群,建设以贵阳为核心的西部货物转运中心。

许仁安

  全国人大代表、中共重庆市交通委员会书记许仁安:

  将重庆建设成为国际物流分拨中心

  重庆日报记者 颜若雯

  今年全国两会上,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成为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省市全国人大代表关注的焦点。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对重庆提出了‘两点’‘两地’定位和‘四个扎实’要求。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的重大举措,能够推动内陆城市接轨世界,届时重庆将更具‘沿海优势’。”全国人大代表、中共重庆市交通委员会书记许仁安表示,将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打造成为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为关键节点,与新加坡等东盟国家形成区域联动、国际合作的复合型国际贸易物流通道,有利于四省区市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去年,四省区市已签订合作协议,相关合作已经展开,下一步将强化协作,加快完善区域综合运输通道网络,实现西部地区外贸经济的整体增长。

  许仁安介绍,中欧班列(重庆)现已成为“一带一路”重要出口通道,其常态化运行有力促进了“重庆制造”走向世界。此外,重庆依托渝贵铁路、渝黔高速等,以重庆东盟公路货运班车、“渝黔桂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为基础,形成了重庆至东盟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开行水运集装箱快运班轮,大力发挥长江黄金水道主通道作用,强化了东向通道联系。

  对外大通道建设的加快推进,为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和国际物流枢纽提供了有力支撑,同时也加强了与广西、贵州、甘肃等沿线省份之间的联系与交流。

  许仁安认为,更好地发挥交通对“两点”“两地”的支撑作用,强化各种运输方式的高效衔接十分必要。目前,重庆按照旅客“零距离换乘”和货运“无缝衔接”目标,加快推进综合交通枢纽站场和联程联运体系建设。以港口为枢纽节点,大力推进铁路、公路集疏运通道建设,着力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大力发展多式联运,促进物流降本增效,为西部地区通江达海、提升对外开放水平,打造高效便捷的多式联运平台。

  “铁路运输是重庆一大优势。”他建议,重庆应加快完善综合运输通道网络,提速构建“米”字形高铁网,尽早开工建设兰渝等6条高铁,完善重庆与甘肃在共同推动中欧班列(重庆)、“一带一路”建设的通道联系。启动渝贵高铁前期工作,力争早日开工建设,使重庆与贵州、广西的联系更加便捷。

  2018-2020年,重庆将建成高速公路1000公里,届时,重庆与贵州等周边省市的联系将更加紧密。伴随长江上游航运中心的建设,江海联运大通道也将推动重庆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许仁安表示,四省区市还可合作开展物流建设,其中,重庆应紧紧抓住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和自由贸易试验区设立带来的发展机遇,强化中欧班列(重庆)、重庆东盟公路货运班车、“渝黔桂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建设,形成欧洲经重庆至东盟的国际联运大通道,将重庆建设成为国际物流分拨中心。

  2017年9月,兰渝铁路开通运营中新南向通道铁海联运快速货物列车。记者 高樯

  学者李明江:

  南向通道可纳入中国-东盟框架下推进

  广西日报记者 杨秋

  3月9日,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问题研究院副教授李明江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可纳入中国-东盟框架下积极推进,使更多的中国西部省份与东盟国家获益。

  李明江表示,新加坡和中国两国政府已将其纳入两国合作的主要项目中,自启动南向通道建设以来,双方企业积极参与。作为南向通道的枢纽节点,广西加强了交通、物流、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南向通道建设将给新加坡带来更多发展机遇,提升新加坡与中国西部地区合作的动力。从政府层面来看,新加坡政府重视南向通道建设,并更深入地思考如何借助这一契机,更好地与广西等中国西部地区在交通、物流、港口等方面进行更深入的合作。”李明江说,新加坡在物流、港口等方面管理经验丰富优势明显,有助于推进南向通道的建设。

  他指出,加快南向通道建设,需要中新两国携手,并将有关的东盟国家纳入进来,组建工作组或建立高官会等合作平台,可将其纳入中国-东盟双边合作机制下进行讨论和推进。“要用好东博会、泛北论坛、智库的战略对话等国际合作平台推进南向通道建设。如果南向通道建设能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那么推动作用将是非常巨大的。”

  企业参与是南向通道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他建议,下一步,包括广西在内的各方,应找短板、补短板,让企业进一步参与。此外,要真正发挥南向通道的作用,关键是要有规模,运输量要足够大,才能具备规模效应。为此项目起步时要注意摸索,符合市场需求,真正增加货物量,让南向通道发挥实质性作用。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分享到